芊那个眠

暂时退lof啦哈哈哈

【疯爱】(刀版预警,甜的另有)烛光END

    晚风拂过在夜幕下暗沉沉的灌木,深红色的小浆果在风里摇摇晃晃摩擦着浓绿的叶片,发出沙沙的声响。高耸入云的白砖城堡里还不间断地传来宾客们的高谈阔论和叮叮当当的交杯换盏,烛焰伴随着女郎的裙裾摇摆着,千千万万支白色的蜡烛被安放在烛台上,点亮了胜利后人们欢喜的面庞。

    “嚯,”她轻快地叫了一声,脱离光洁如镜的大理石地面让爱丽丝自在了些,“要不是莫安娜,我肯定早偷跑出来了,小点心倒很好,可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人让我认识就太累人了。还说是我的送别宴……喂,帽匠,你怎么不说话?”

    烛光颤抖了几下,女孩的脸忽明忽暗起来。她金色的长发临时被她粗暴地绾了起来,她收起了礼节性的笑容,和宴会厅里疯狂玩闹、大笑的那个人似乎又不太一样了。黑暗里她的脸轮廓分明。她提着灯,在一棵树下站住了,扭头看向帽匠,等待他的答语。

    “您让我如何去议论陛下的宴会呢?”他愣了一下,话一出口发觉周围十分安静,不觉放轻了声音。能拿到请帖本已是他的荣幸,哪怕他想逃离也必须表示喜爱。

    “不是去议论陛下的宴会。”爱丽丝低下了头,又抬头看了看这个存在于她记忆中的陌生人,这次是你不认识我了啊。帽匠的头发梳理得很整齐,是啊,女王的宴会,当然要郑重了。可是……这是你吗?

    爱丽丝吸了一口夜间的空气,向着他走进几步,趁帽匠先生还没反应过来就摘下了他的帽子,小手直接揉上了火红的头发。他被吓了一跳,本能后退了一步,却看见女孩突然颓丧地垂下了手,牙齿咬着嘴唇,避开了他的目光。

    “对不起,”她说,“我刚才失礼了。”

    见对方没有传来声音,爱丽丝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这是我的送别宴会,我要回去了,可能不会回来了,我不知道。那一屋子的人都不是我最想见的也不是我最想告别的。我感觉自己处在一个混乱的世界里,我不知道未来会去哪会遇见谁,更不知道谁会离开,会不在记得我。你一定觉得我在说疯话,可能是吧,因为我也不确定我记忆中的疯帽子到底在哪里。你的邀请函是我写的,我早就盘算好要偷偷拉你出来,哪怕在这个世界你不记得我,我也想和你告个别。”

    她几乎要啜泣起来:“我真的不想和你成为陌生人,多留下点什么吧,不要只有我一个人记得……”

    帽匠的帽子还被她拿在手上。他小心翼翼地走近她,把自己的帽子戴在她头上。“那就留下这顶帽子吧,我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了。”他依然很拘谨,甚至有点慌乱。

    “谢谢。”她轻轻地说,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拥抱,又很快缩了回去。这或许有些失礼,在这个世界,但她不想有遗憾。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她忍不住脱口而出,在茫茫夜空下。

    “什么?”对面的人疑惑地看着她,好像是第一次听见这个问题。

    “没事,我想说,谢谢你陪我这一会儿,你很善良。”

    到底不是那个版本的世界,我找不到告别的人。我不想要告别宴会,我不想要灿烂无边的烛光,我只想要那一支蜡烛的明亮,可是,哪里有一模一样的火焰呢?

    


评论
热度 ( 8 )

© 芊那个眠 | Powered by LOFTER